博客网 >

如何用心-朱子读书法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大凡看书,要看了又看,逐段、逐句、逐字理会,仍参诸解、传,说教通透,使道理与自家心相肯,方得。
圣贤之言,须常将来眼头过,口头转,心头运。
若只略略地看过,恐终久不能得脱离,此心又自不能放下也。
只专心去玩味义理,便会心精;心精,便会熟。
读书,放宽著心,道理自会出来。
小儿读书记得,大人多记不得者,只为小儿心专。
只常抖搜得此心醒,则看愈有力。
今人读书,看未到这里,心已在後面;才看到这里,便欲舍去了。
又曰:“不可信口依希略绰说过,须是心晓。
只是平心定气在这边看,亦不可用心思索太过,少间却损了精神。
”敬便精专,不走了这心。
大抵观书先须熟读,使其言皆若出於吾之口;继以精思,使其意皆若出於吾之心,然後可以有得尔。
这个不知如何,自然心与气合,舒畅发越,自是记得牢。
纵饶熟看过,心里思量过,也不如读。
而今未说读得注,且只熟读正经,行住坐卧,心常在此,自然晓得。
若读得熟,而又思得精,自然心与理一,永远不忘。
若移此心与这样资质去讲究义理。
读诵者,所以助其思量,常教此心在上面流转。
若只是口里读,心里不思量,看如何也记不子细。
又云:“今缘文字印本多,人不著心读。
去了本子,都在心中,皆说得去,方好。
他只是做文字,尚如此,况求道乎!今人对著册子时,便思量;册子不在,心便不在,如此,济得甚事今之学者,看了也似不曾看,不曾看也似看了。
今人只是心粗,不子细穷究。
为学读书,须是耐烦细意去理会,切不可粗心。
使粗心大气不得。
今人读书,看未到这里,心已在後面;才看到这里,便欲舍去。
读者不可有欲了底心,才有此心,便心只在背後白纸处了,无益。
尹先生门人言尹先生读书云:耳顺心得,如诵己言。
良久,曰:佛所谓心印是也。
◎读书法下
人之为学固是欲得之於心,体之於身。
但不读书,则不知心之所得者何事。
凡平日所讲贯穷究者,不知逐日常见得在心目间否。
人常读书,庶几可以管摄此心,使之常存。
横渠有言:“书所以维持此心。
初学於敬不能无间断,只是才觉间断,便提起此心。
日间常读书,则此心不走作;或只去事物中羁,则此心易得汨没。
本心陷溺之久,义理浸灌未透,且宜读书穷理。
常不间断,则物欲之心自不能胜,而本心之义理自安且固矣。
须是存心与读书为一事,方得。
人心不在躯壳里,如何读得圣人之书。
读书须将心贴在书册上,逐句逐字,各有著落,方始好商量。
大凡学者须是收拾此心,令专静纯一,日用动静间都无驰走散乱,方始看得文字精审。
故学者且於静处收拾教意思在里,然後虚心去看,则其义理未有不明者也。
一日,读孟子“学问之道无他,求其放心而已矣”,忽悟曰:“我心不曾收得,如何记得书!”遂闭门静坐,不读书百馀日,以收放心;却去读书,遂一览无遗。
学者读书,多缘心不在,故不见道理。
若是专心,岂有不见!心不定,故见理不得。
今且要读书,须先定其心,使之如止水,如明镜。暗镜如何照物!
立志不定,如何读书?
读书有个法,只是刷刮净了那心後去看。
而今却说要虚心,心如何解虚得。
而今正要将心在那上面。
读书,须是要身心都入在这一段里面,更不问外面有何事,方见得一段道理出。
如“博学而笃志,切问而近思”,如何却说个“仁在其中”?盖自家能常常存得此心,莫教走作,则理自然在其中。
学者观书多走作者,亦恐是根本上功夫未齐整,只是以纷扰杂乱心去看,不曾以湛然凝定心去看。
又曰:“看得一两段,却且放心胸宽闲,不可贪多。
凡人看文字,初看时心尚要走作,道理尚见得未定,犹没奈他何。
不可终日思量文字,恐成硬将心去驰逐了。
读书闲暇,且静坐,教他心平气定,见得道理渐次分晓。
季札录云:“庶几心平气和,可以思索义理。
人只是一个心做本,须存得在这里,识得他条理脉络,自有贯通处。
人只一心为本。
存得此心,於事物方知有脉络贯通处。
口中读,则心中闲,而义理自出。
学者读书,须要敛身正坐,缓视微吟,虚心涵泳,切己省一作“体”。
读书须是虚心切己。
虚心,方能得圣贤意;切己,则圣贤之言不为虚说。
看文字须是虚心。
又曰:虚心切己。虚心则见道理明;切己,自然体认得出。
只被人不虚心去看,只管外面捉摸。
圣贤言语,当虚心看,不可先自立说去撑拄,便喎斜了。
凡看书,须虚心看,不要先立说。
盖既不得正理,又枉费心力。
不若虚心静看,即涵养、究索之功,一举而两得之也。
大抵义理,须是且虚心随他本文正意看。
读书遇难处,且须虚心搜讨意思。
问:“如先生所言,推求经义,将来到底还别有见处否?”曰:“若说如释氏之言有他心通,则无也。”再问:“所说‘寻求义理,仍须虚心观之’,不知如何是虚心?”曰:“须退一步思量。
如此,只是推广得自家意思,如何见得古人意思!须得退步者,不要自作意思,只虚此心将古人语言放前面,看他意思倒杀向何处去。
如此玩心,方可得古人意,有长进处。
如前途等待一人,未来时且须耐心等待,将来自有来时候。
他未来,其心急切,又要进前寻求,却不是‘以意逆志’,是以意捉志也。
某尝见人云:“大凡心不公底人,读书不得。
如解说圣经,一向都不有自家身己,全然虚心,只把他道理自看其是非。
全然把一己私意去看圣贤之书,如何看得出!
或问:“看文字为众说杂乱,如何?”曰:“且要虚心,逐一说看去,看得一说,却又看一说。”又曰:只要虚心。
观书,当平心以观之。
观书,须静著心,宽著意思,沈潜反覆,将久自会晓得去。
放宽心,以他说看他说。
譬如拭桌子,只拭中心,亦不可;但拭四弦,亦不可。
须是切己用功,使将来自得之於心,则视言语诚如糟粕。
所谓“智者利仁”,方其求时,心固在此;不求时,心亦在此。
今说‘求放心’,未问其他,只此便是‘博学而笃志,切问而近思,仁在其中矣’。
‘博学而笃志,切问而近思’,方是读书,却说‘仁在其中’,盖此便是‘求放心’也。
若执著一见,则此心便被此见遮蔽了。
今人多是心下先有一个意思了,却将他人说话来说自家底意思;其有不合者,则硬穿凿之使合。
正如听讼:心先有主张乙底意思,便只寻甲底不是;先有主张甲底意思,便只见乙底不是。
近方见得,读书只是且恁地虚心就上面熟读,久之自有所得,亦自有疑处。
今却有集注了,且可傍本看教心熟。
且云:‘寻常出外,轿中著三四册书,看一册厌,又看一册,此是甚功夫也!’”
因佥出文字,偶失佥字,遂不能记,云:“旧有人老不识字,然隔年琐琐出入,皆心记口数之,既为写下,覆之无差。
有一川僧最 苴,读此书,云:‘似都是说我!’善财五十三处见善知识,问皆如一,云:‘我已发三藐三菩提心,而未知如何行菩萨行,成菩萨道。
曰:亦无法,只是虚心平读去。
学不可躐等,不可草率,徒费心力。
人惟有私意,圣贤所以留千言万语,以扫涤人私意,使人人全得恻隐、羞恶之心。
人做功课若不专一,东看西看,则此心先已散漫了,如何看得道理出。
书那有不可读者?只怕无许多心力读得。
又问读书心多散乱。
曰:“便是心难把捉处。
向时举中庸‘诚者物之终始,不诚无物’,说与直卿云:‘且如读十句书,上九句有心记得,心不走作,则是心在此九句内,是诚,是有其物,故终始得此九句用。
若下一句心不在焉,便是不诚,便无物也。
“大凡人读书,且当虚心一意,将正文熟读,不可便立见解。
凡人读书,若穷得到道理透处,心中也替他饶本作“替地”。
看得有差互时,此一段终是不稳在心头,不要放过。
某下一字时,直是称轻等重,方敢写出!上言句心,即此意。
看本,则心死在本子上。
只教他恁地说,则他心便活,亦且不解失忘了。
问:“集注解此,谓‘守所得而心不广,则德孤’,如何?”曰:“孤,只是孤单。
如此,则免得用心去记他。
”编次文字,用簿抄记,此亦养心之法。
又有一般人都不曾读书,便言我已悟得道理,如此便是恻隐之心,如此便是羞恶之心,如此便是是非之心,浑是一个私意,如近时祧庙可见。
问:“读通鉴与正史如何?”曰:“好且看正史,盖正史每一事关涉处多,只如高祖鸿门一事,本纪与张良灌婴诸传互载,又却意思详尽,读之使人心地懽洽,便记得起。
若只是略绰看过,心下似有似无,济得甚事!读一件书,须心心念念只在这书上,令彻头彻尾,读教精熟,这说是如何,那说是如何,这说同处是如何,不同处是如何,安有不长进!而今人只办得十日读书,下著头不与闲事,管取便别。
人若办得十来年读书,世间甚书读不了!今公们自正月至腊月三十日,管取无一日专心致志在书上。
若不是他专心致志,如何会悟!   
杨志之患读史无记性,须三五遍方记得,而後又忘了。
後来随人入广,在罗浮山住三两年,去那里心静,须看得较透。
”某初疑解春秋,干心静甚事,後来方晓。
盖静则心虚,道理方看得出。
<< 《论语》中的子夏 / 心-朱子读书法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dshj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